第189章 堵门

然后更多的战舰出现了,每国的舰只数量不多,大概就十来条,即便如此,它们构筑而成的飞空舰队也蔚为壮观了。

“是圣王联合的舰队!”

“感谢上天!我们有救了!”

城里外,不知多少人发出了惊喜的欢呼声。

奋战、逃亡、被追逐,受伤、惊慌,就喝过点脏水,啃了几块面包……这基本是生还者这些天的共同经历。

现在,天亮了!

突然出现舰队明显影响到了整个战场,乃至整个位面的局面。

菲尔诺皇宫阴暗的皇帝宝座上,法提娜不禁抬起美丽的头颅,注视窗外半空忽然闯入的不速之客,紧接着她座下对开的地面,跪了一地的僵尸们也纷纷昂头仰望。

这些僵尸身穿着华丽的服饰,他们的皇冠、王冠、甚至襟章,都彰显着他们曾经的高贵身份。现在他们哪怕已经失去了生命,沦为法提娜的死亡奴隶,他们依然被允许保有意志。

对!死亡女皇的本意就是要让他们受苦。

就算死了,都要继续承受灵魂的折磨,看着曾经属于他们的一切,是如何毁灭,沦为废墟,被纳入死亡的国度。

现在,效果有点相反了啊!

亡灵天幕的黑暗气息跟半空中荡开的金光冲突不断,明显黑气被赶开了。其中一艘金光灿烂的战舰上荡开一圈圈的辉光,在大范围内驱走了相对孱弱的死气。

每一艘战舰的船首,都屹立着一位强者,用其深远的目光俯视着下方不远处的皇宫。或是全身覆甲的重装骑士;或是豪迈不着甲,只挂着两把长刀的战斗狂,或是胸前挂着长弓弓弦,腰间别着短剑的巡林客……

圣王联合舰队恰好卡在皇宫魔法大阵的射程外,在数公里的天幕【147小说 147xs.com】上彻底铺开。

以皇都为中心的整片天地竟是一时沉寂。

“哈哈哈!我的好妹妹!这就是你给我的绝望吗?噢——多么‘辛辣’!多么地‘痛苦’。哈哈哈!我都迫不及待想看到,魔导炮落到‘您’的皇宫上面是怎么一个场面了。”发话的是马拉*菲尔诺,曾经的皇帝,现在的不死者。

此刻的他卖相很惨,不光被削掉了五肢,被吊着脖子,像条蚕虫一样在架子上晃来晃去,他身上还插着超过三十支灵魂尖刺。这种灵界物质,可以无时无刻给予灵魂极大的痛苦。

死亡女皇就是要这个卑劣的皇兄,受尽世界最深重的痛苦。

这时看来,似乎失算了啊!

死亡女皇一扬手,一根生锈的铁针拖着一条满是血污的细麻绳,立即在马拉的嘴巴上翻飞,几下就将这个不死者皇帝的嘴巴缝起来。

没用,这个卑劣的不死者皇帝还在笑,哪怕笑到连干枯掉的上唇都撕开了,他还在笑。

不得已,女皇对他使用了极为残酷的灵魂折磨,才让他只能发出惨叫。

她曾经的亲戚们都低下了头,不敢正视她。

因为她当年被欺凌无人出手保护她,几十年后,被她所迁怒,全部变成了不死者。

就算联军的飞空战舰已经高悬在皇城外,法提娜依然是他们的主人。而且他们这副样子,注定无法被人类社会重新接受。

人类甚至可以接受半人半魔的虚空者,但对于死者,这是绝对的禁忌!

至于,是否有哪个深受法提娜折磨的亲戚,对法提娜心存怨恨且幸灾乐祸,那就没谁知道了。

法提娜气疯了,灵魂连接里疯狂呼叫自己的爱人:“法兰克!怎么回事?你不是说可以搞定一切的吗?城外那些挑衅我权威的家伙算什么!?”

“吾爱,我说过如果能成功拦截所有对外通讯……”

“闭嘴!很明显你失败了!”女皇怒气勃发:“还有,这种时候,叫我女皇陛下!”

法兰克有点憋屈,他很明白爱人已化作恶灵许久,灵魂早已扭曲。碰上这种事,更是很容易变得不可理喻。

他是半神巫妖不假,问题半神也无法只手遮天,搞定一切啊!

内心叹了一口气,法兰克尽可能平静地回答:“我亲爱的女皇陛下,很显然我失算了。不过那又如何?没有存在可以挑衅您的权威。他们不可能有胆子踏入皇城魔法阵半步。如果他们敢这样做,你很快就能看到你的宝座下多出几个半神不死者了。”

法兰克的回答让女皇很满意。

女皇立马改了脸色,夸奖起法兰克来:“噢!亲爱的,我知道!我就知道你是最棒的!当你成为半神之后,你就有了帮我掀翻这肮脏世界的力量……”

可惜女皇的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。

她很快就发现,这群联军里有数的猛人,压根不进来啊!

他们不进来,不死者也别想出去。

黎明大主教和法爷半神联手死死看着法兰克,一旦发现法兰克没有主持魔法阵,立马发动试探性攻击。

与此同时,其余的强者在留下必要的护卫后,以半神强者为核心,组成猎杀部队,疯狂扫荡皇都周围的高阶巫妖和死亡骑士。

他们这点人手不可能消灭所有的不死者,但可以保证法兰克对于皇都外的统治陷入瘫痪状态。

死亡女皇和半神巫妖终于明白,在战术上,他们的确立于不败之地,但战略上,他们已经输了。

除非有外援,否则他们注定被堵着门口出不去。

而联军可以从容清剿他们在外头所有的势力。

法提娜女皇简直气疯了!

同一时刻,虚空王国的先锋军团,刚紧急集合完毕,坐着第一个位面出发。

大军开拨,要忙的事多如天上繁星,也亏虚空王国一直保持战备状态,又通过吸纳大批难民,保证了耕种的人手,否则这种封建制的军事体系,根本无法这么快出兵。

出征前,他碰上另一个难题。

“孔虚陛下!臣下坚决反对你亲自上战场!”说话的是胡安和默多克两位侯爵。

更让某人蛋疼,普莉姆也帮腔了:“你别想了,你今时今日的身份不同了。”

“我前阵子不是去搞耶布尔那家伙了吗?”

“那不同!”两女异口同声。